为什么有些女生,注定无法活得很高级?

励志随笔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励志 > 为什么有些女生,注定无法活得很高级?

简要::愿你能做个潇洒的姑娘,不婆妈,不碎嘴,然后我们一起不顾一切地闯荡。

01

有一个师妹在纽约生活了很多年。

她在纽约读了金融硕士,很顺利地毕业后找到了华尔街的工作。优渥的薪水,高品质的生活,工作了两年后,她却说,可是华尔街终究是一条很窄的街。

“是你们把它想的太宽了。”

我记得很多年前去纽约旅行的时候,作为游客,当然是要去朝圣一下著名的华尔街。我记得当走到窄窄的街口,看到路牌写着Wall Street的时候,还真是有一点激动。原来这就是电视里经常看到的华尔街。

也是不可免俗地在那头大金牛前留下一张照片。我不炒股,也不盼什么牛市,但是,就是一定会想要和大金牛一起拍一张照片。

所以,当师妹说,华尔街终究是一条很窄的街,我并不能同意。

虽然,现实中,确实是一条窄窄的,仅宽11米的街,但是它是世界经济的中心,直到如今,低位依旧举足轻重。

我对她说,“你在华尔街工作,和世界的中心离得是那样近。”

02

师妹在华尔街做了两年金融老本行后,赚了一些钱,然后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,一掷千金,重回学校。

嗯,大家不过认为,需要一掷千金的学校不过是去读商学院。虽说,有点贵,却也是中规中矩的精英路线。

但师妹的千金掷到了纽约电影学院。

周围所有人都说,你是做金融的,和创意毫无关系,甚至不客气点讲,你压根儿就没有电影人的脑回路。你和数字打交道,而在二十几岁的尾巴,你说你要转行做电影。

且不说,你放弃金融,放弃华尔街的工作是否值得,就没好好想想,做电影,你行么。

师妹不闻不问,办好了离职手续,租了布鲁克林更便宜的公寓,铁了心和过去时不时在曼哈顿的酒吧里小酌一杯的生活告别。

后来,我们看到她朋友圈里分享着一部又一部的冷门电影,看着她和满脸大胡子的中东导演合影,把她衬得越发娇小,看着她变成了一个又一个冷门博物馆的常客。

她常常在我们的群里兴致勃勃地说着如今的生活,好像华尔街上班永远只穿黑白灰的她,突然在一瞬间里被抹上了色彩。

过了很久,我才小心翼翼地问她,为什么当初没有和任何人商量,一意孤行,就直截了当地选择了这条路呢。

03

师妹却问了我这样一个问题。

“过了25岁,你有没有发现,所谓重要的选择,所谓人生大事越来越多,而我们可以与之商量的人,却越来越少。

有时候,甚至就是没有人可以商量。”

是啊。

我们以前小学毕业上什么初中,中考上什么高中,高考填志愿选哪座城市,哪所大学,也有分歧,但有一个普遍认为好的大方向在。

那个时候,我们习惯于找人商量,我们和父母商量,哪个城市对未来发展更好,就去哪里上大学,我们师哥师姐商量,哪个单位招实习生,哪个企业待遇平台更好,我们就去哪里投简历。

因为,在25岁之前,好与不好,几乎都有个明确标准。而我们则是一张白纸,自我意识还没有完全形成。

04

但是,25岁以后。

“你看哪个优秀的女生,成天婆婆妈妈,和祥林嫂一样,到处去问别人意见,和别人商量,到底自己该去哪个行业,到底自己该嫁给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师妹说,这么多年,她最喜欢纽约的一点,就是这里有很多很酷的人。

纽约和所有大城市一样,人与人之间保持着适当,甚至冷漠的距离。毕竟纽约客不介意你到底是在研究外星人,还是想要拍一个耶路撒冷最偏僻村庄的纪录片。

大家步履匆匆,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互相不打扰,不靠近,但你身在其中,会发现,这里看似冷漠的每一个姑娘,其实都迷人极了。

“曾经在一个open office的日本女生,普林斯顿毕业,就是突然有一天对大家说,她要辞职了,farewell party上喝得微醺,告诉大家自己要去东南亚,去偏僻的乡村,做一个口述历史的研究。”

“我永远记得,那个日本女生突然告诉我们这个消息的样子,她是我们同一级分析师里最聪明,情商最高的一个,所有人都很看好她,然而,她就是这样突然潇洒地和我们告别了。”

没有婆婆妈妈担忧以后怎么样,没有找任何人商量这个决定是否有风险,没有来絮絮叨叨和我们说未来要做的项目是多么有前景,或者她多么热爱。就是一句farewell,摆摆手,后会有期了。

这样的女生,活得太高级了。

 2    1 2 下一页 尾页

 >  >  > 更多励志随笔

更多励志分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