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复的《浮生六记》

名人语录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语录 > 沈复的《浮生六记》

沈复(1763-1825),字三白,号梅逸,是清朝乾嘉年间生活于苏州的一无名文人。他一生辗转游幕,大部分时间都穷困漂泊;与妻子陈芸伉俪情深,却屡遭磨难。陈芸最终在贫病交加中死去,三白也孤苦终其一生。

情之所钟,虽丑不嫌。

每当风生竹院,月上芭蕉,对景怀人,梦魂颠倒。

是夜月色颇佳,俯视河中,波光如练,轻罗小扇,并坐小窗,仰见飞云过天,变态万状。

一灯如豆,罗帐低垂,杯弓蛇影,惊魂未定。

触我春愁偏婉转,撩他离绪更缠绵。

是时风和日丽,遍地黄金,青山红袖,越陌度阡,蜂蝶乱飞,令人不饮自醉。

人生坎坷何为乎来哉,往往皆自作孽耳。

凡事喜独出己见,不屑随人是非。莫不存人珍我弃,人弃我取之意。

故名胜所在,贵乎心得,有名胜而不觉其佳者,有非名胜而自以为妙者,聊以平生历历考记之。

余曰:“恐卿鬓斑之日,步履已艰。”

芸曰:“今生不能,期以来世。”

余曰:“来世卿当作男,我为女子相从。”

“未事不可先迎,遇事不可过忧,即事不可留住,听其自来,应以自然,任其自去,忿懥恐惧,好乐忧患,皆得其正,此养生之法也。”

布衣饭菜,可乐终身,不必作远游计矣。”

“何时黄鹤重来,且共倒金樽,浇洲渚千年芳草。但见白云飞去,更谁吹玉笛,落江城五月梅花。”

“当是时,孤灯一盏,举目无亲,两手空拳,寸心欲碎。绵绵此恨,曷其有极!”

独怪老年夫妇相视如仇者,不知何意?或曰:“非如是,焉得白头偕老哉!”斯言诚然欤?

妾能与君白头偕老,月轮当出。

芸曰:“观剧原以陶情,今日之戏徒令人断肠耳。”

余曰:“此深于情者也。”

当是时,孤灯一盏,举目无亲,两手空拳,寸心欲碎。绵绵此恨,曷其有极!

奉劝世间夫妇,固不可彼此相仇,亦不可过于情笃。话云:“恩爱夫妻不到头。”如余者,可作前车之鉴也。

故名胜所在,贵乎心得,有名胜而不觉其佳者,有非名胜而自以为妙者。

不惟气候迥别,即土著人物,同一五官而神情迥异。

 >  >  > 更多名人语录

更多语录分类